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

车轮上打响了“创新战”

发布时间:2021-11-24   浏览次数:

  “汽车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新能源智能汽车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前景极其巨大。汽车人大显身手有空间、有机会。”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一汽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留平表示,在“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大家对汽车产业发展的信心更足了,对未来的预期更好了。视觉中国供图

  率先完成工业化的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无不是汽车强国,也都培育出了家喻户晓的世界级汽车品牌。中国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12年蝉联全球第一,而数字化技术变革也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和发展潜力,人们期待着见证一个承载民族情结和技术实力的中国品牌。视觉中国供图

  有人说,中国GDP突破100万亿,工业功不可没。汽车业被誉为“工业皇冠上的明珠”,2020年,中国汽车业在上半年疫情严重冲击下,年产销降幅较2019年出现明显收窄,市场恢复大大超出预期。视觉中国供图

  从年初摁下“暂停键”到快速复苏,2020年中国工业走出了一条先抑后扬的微笑曲线。从保障新冠肺炎疫情防疫物资的供应,到充当“六稳、六保”的主力军,中国工业始终冲在最前面。

  “14亿中国人的衣、食、住、行,都要靠工业的支撑和带动。”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感慨说,工业是立国之本,制造业是强国之基,2020年中国GDP突破100万亿元,中国工业功不可没。

  作为全球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中国有22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居全球第一。由于技术要求高、产业链带动效应明显,汽车业被誉为“工业皇冠上的明珠”。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64516.1亿元。其中,汽车业在上半年疫情严重冲击下,2020年产销降幅较2019年出现明显收窄,市场恢复大大超出预期。

  “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我国经济依然实现正增长,并且跨上100万亿级大台阶,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新的历史性成就,彰显了中国制度优势,也彰显了中国人民团结、自律和奋斗的情怀。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我感到十分的骄傲和自豪。”今年全国两会结束后,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一汽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留平表示,在“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大家对汽车产业发展的信心更足了,对未来的预期更好了。

  有人说,面对2020年最恶劣的时空环境,中国却交出了最惊艳的答卷。但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过后世界经济格局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各国均加强了对制造业的把控,以国际分工合作为主要特征的经济全球化将面临更大挑战。因此,透过总结过去的成绩单和事关未来的“十四五”规划,人们不仅关注数字增减背后的民生保障,更看到了国家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决心和传统制造业企业深挖转型潜能的努力。

  “今年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全面深化国企改革、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产业链供应链优化升级、积极有效利用外资、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以及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等内容,每一条都与汽车产业密切相关,也为未来汽车产业发展指明了方向,为中国一汽的未来发展提出新的明确要求。”徐留平表示,时代在催促中国一汽加快创新转型,加快改革,加快技术自立自强,加快民族汽车品牌发展,为国家经济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

  在他看来,汽车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新能源智能汽车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前景极其巨大。“汽车人大显身手有空间、有机会。”

  据介绍,“十三五”期间尤其是近3年,得益于全面深化改革和创新驱动战略,中国一汽实现了逆势上扬,销量、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实现增长,尤其是自主品牌获得了快速成长。

  “推动自主品牌的发展,是中国一汽站在历史新起点的重要突破口之一。‘十三五’期间,中国一汽全面创新驱动,自主品牌获得了快速成长。其中,红旗品牌发布了全新战略,2020年销量突破20万辆,3年多时间增长42倍;解放品牌牵引、载货、自卸、专用、轻型、新能源等6大品系持续升级,实现了细分市场的全覆盖,取得了国内市场重卡‘五连冠’、中重卡‘四连冠’的成绩,销量三年增长61.8%;奔腾品牌实施重大组织调整和资产重组,建立了新体制新架构下的运营管理体系。”除了令人如数家珍的销量数据,徐留平更期待“十四五”期间中国一汽自主品牌的新蓝图。

  按照计划,2021年红旗品牌将实现销售40万辆,成为自主品牌高水平发展的标杆;解放品牌将实现销售40万辆以上,更加注重效益增长和核心竞争力提升。

  “鉴于目前国内经济持续回暖,汽车市场也逐步回稳,汽车和出行消费持续稳定增加,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认为,刺激汽车消费、提振汽车制造业,要从供需两方面入手。一方面,个人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依赖于宏观经济基础面,而另一方面,汽车产品价格水平取决于生产技术、生产效率的提升。

  “2020年或将是中国汽车市场的峰底年份,2021年将实现恢复性正增长。”按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预测,今年汽车销量有望超过2600万辆。有分析认为,只有进一步锻造长板,实现技术“强链”,才能增强发展主动权。例如,在汽车领域,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数字化正不断加速推进产业转型升级。

  毫无疑问,制造强国建设迈出的坚实步伐,为“十三五”画上了圆满句号,也为促进国民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因此有人形象地比喻说,用数字化等新技术为传统制造业赋能,就像是“为奔跑的火车换引擎”,既不能让火车停滞不前,还要为它换上更智能、更强大和更绿色的新引擎。

  “经过近几年的发展,我国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5G、区块链等数字技术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去年以来,数字化一词更加快速地融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盘和林告诉记者,正如“十四五”规划所强调的那样,加速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可以为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带来更大潜能。

  他建议说,汽车企业在研发、制造和销售领域均能借助数字化技术实现升级,“比如在研发中充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可以实现产品的创新升级;在生产过程中利用人工智能、物联网则能提升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在销售环节,建立消费者售后大数据中心,既能提升营销、售后服务的效率,同时还能及时获取市场反馈,从而为下一轮的产品研发提供支撑。”

  “全球汽车产业正在发生深刻变革,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成为汽车产业发展新趋势。其中,最基础的技术驱动因素就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已成为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徐留平表示,数字化正在成为带动新兴产业发展壮大、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据透露,经过近3年的探索与实践,中国一汽在研发、制造、营销等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已取得明显成效,一条“覆盖全程全域、实时在线、及时分析、智能管理”的数字化体系正在形成。例如,得益于协同设计和虚拟仿真平台,一汽研发人员可实现多专业、一体化、全天候的在线协同开发,使开发效率提升了40%以上,产品研发周期缩减了6个月以上。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徐留平带来了7个提案。其中,“建议国家构建智能网联汽车统一数据平台”“建议国家完善商用车远程监控标准,促进国六环保法规顺利实施”“建议国家采用新基建、新技术解决好停车难、泊位资源整体利用率不高等静态交通问题”等提案,与“十四五”规划中“加快建设数字经济、数字社会”等相关举措非常契合。

  “如果说以前是车企、工程师定义产品,那么现在得益于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可以实现由用户的需求来定义产品。”资深媒体人、汽车行业分析人士杨小林对此建议说,在销售领域加快数字化转型,将有利于企业更精准地捕捉到用户需求。“近年来风头正盛的造车新势力带来的最大启示就是,要从用户最真实的需求出发,在供给侧掀起一场改革。”

  刚刚开启的“十四五”,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对汽车业漫长链条上的每一个人来说,更是“百年未有之机遇”。

  “技术突破无大小,每一次创新都有它的价值。”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一汽红旗工厂技术处外网维修工人齐嵩宇看来,发扬“工匠精神”,就是把细节做到极致,为中国的“智”造转型保驾护航。

  他在今年全国两会的“代表通道”上感慨说:“正是有了国家的强大,才有了一汽的高质量发展,才有了今天的我,让我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人成长为‘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得者。”2004年以来,这位“生产线上的发明家”一共收获了33项发明专利、28项国家科技创新奖,以及自己都数不清的汗水。

  为了攻克车身轻量化技术难关,齐嵩宇带领团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研发出全铝合金附着件。它的单件重量比钢质副车架减轻了40%,被成功应用在红旗车的生产线上。

  “现在的车企应该有更多、更高层级的人才需求,例如数字化基础设施、数据中心的建设管理等,相关专业的大学生和青年员工也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人生舞台。”盘和林表示,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将要搭载更多的生产要素和配套设施,而人才储备也是推动技术创新的重要因素。

  “我们要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加速推进技术攻关计划,下大力气解决重点领域‘卡脖子’难题。”徐留平介绍说,为了健全科技创新机制,中国一汽成立了创新委员会,专门负责研究审议、推动落实重大科技创新事项。同时加大关键人才引进和中长期激励力度,建立了一支全球化优秀研发团队。

  据了解,2020年,中国一汽申请专利3508项,同比增长19.8%;其中,发明专利1757项,同比增长59.7%;实现专利公开数量行业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一汽在43项关键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或阶段性成果,如自主开发的高效双电机混动系统,电机系统效率达到96%以上,打破了混动领域的技术垄断。

  “过去,主机厂既是品牌输出方,也是产品定义方。今天,它们则应该是产业链转型升级的主导方。”杨小林表示,为了在新一轮技术革命中抢占先机,中国车企应加大在智能化、电动化核心技术领域的投入。

  “数字经济发展正在大跨步向前迈进,特别是工业经济正在向着数字经济大跨步迈进。”正如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所说,制造业是国家经济的命脉所系。在任何时候,制造业都是支撑,都不能“掉链子”。

  有人说,跨国公司和大集团强不强、多不多,是衡量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乃至综合国力的标志之一。事实上,率先完成工业化的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无不是汽车强国,也都培育出了家喻户晓的世界级汽车品牌。

  中国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12年蝉联全球第一,而数字化技术变革也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和发展潜力,此刻,众人无不期待着见证一个承载民族情结和技术实力的中国品牌。

  “面向‘十四五’,中国一汽将抢抓机遇,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向世界一流企业奋勇前进。”徐留平直言,作为央企,中国一汽更要坚持科技创新自立自强,坚决掌控关键核心技术,全面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把创新作为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的第一动力。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从年初摁下“暂停键”到快速复苏,2020年中国工业走出了一条先抑后扬的微笑曲线。从保障新冠肺炎疫情防疫物资的供应,到充当“六稳、六保”的主力军,中国工业始终冲在最前面。

  “14亿中国人的衣、食、住、行,都要靠工业的支撑和带动。”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感慨说,工业是立国之本,制造业是强国之基,2020年中国GDP突破100万亿元,中国工业功不可没。

  作为全球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中国有22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居全球第一。由于技术要求高、产业链带动效应明显,汽车业被誉为“工业皇冠上的明珠”。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64516.1亿元。其中,汽车业在上半年疫情严重冲击下,2020年产销降幅较2019年出现明显收窄,市场恢复大大超出预期。

  “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我国经济依然实现正增长,并且跨上100万亿级大台阶,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新的历史性成就,彰显了中国制度优势,也彰显了中国人民团结、自律和奋斗的情怀。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我感到十分的骄傲和自豪。”今年全国两会结束后,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一汽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留平表示,在“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大家对汽车产业发展的信心更足了,对未来的预期更好了。

  有人说,面对2020年最恶劣的时空环境,中国却交出了最惊艳的答卷。但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过后世界经济格局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各国均加强了对制造业的把控,以国际分工合作为主要特征的经济全球化将面临更大挑战。因此,透过总结过去的成绩单和事关未来的“十四五”规划,人们不仅关注数字增减背后的民生保障,更看到了国家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决心和传统制造业企业深挖转型潜能的努力。

  “今年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全面深化国企改革、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产业链供应链优化升级、积极有效利用外资、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以及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等内容,每一条都与汽车产业密切相关,也为未来汽车产业发展指明了方向,为中国一汽的未来发展提出新的明确要求。”徐留平表示,时代在催促中国一汽加快创新转型,加快改革,加快技术自立自强,加快民族汽车品牌发展,为国家经济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

  在他看来,汽车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新能源智能汽车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前景极其巨大。“汽车人大显身手有空间、有机会。”

  据介绍,“十三五”期间尤其是近3年,得益于全面深化改革和创新驱动战略,中国一汽实现了逆势上扬,销量、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实现增长,尤其是自主品牌获得了快速成长。

  “推动自主品牌的发展,是中国一汽站在历史新起点的重要突破口之一。‘十三五’期间,中国一汽全面创新驱动,自主品牌获得了快速成长。其中,红旗品牌发布了全新战略,2020年销量突破20万辆,3年多时间增长42倍;解放品牌牵引、载货、自卸、专用、轻型、新能源等6大品系持续升级,实现了细分市场的全覆盖,取得了国内市场重卡‘五连冠’、中重卡‘四连冠’的成绩,销量三年增长61.8%;奔腾品牌实施重大组织调整和资产重组,建立了新体制新架构下的运营管理体系。”除了令人如数家珍的销量数据,徐留平更期待“十四五”期间中国一汽自主品牌的新蓝图。

  按照计划,2021年红旗品牌将实现销售40万辆,成为自主品牌高水平发展的标杆;解放品牌将实现销售40万辆以上,更加注重效益增长和核心竞争力提升。

  “鉴于目前国内经济持续回暖,汽车市场也逐步回稳,汽车和出行消费持续稳定增加,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认为,刺激汽车消费、提振汽车制造业,要从供需两方面入手。一方面,个人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依赖于宏观经济基础面,而另一方面,汽车产品价格水平取决于生产技术、生产效率的提升。

  “2020年或将是中国汽车市场的峰底年份,2021年将实现恢复性正增长。”按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预测,今年汽车销量有望超过2600万辆。有分析认为,只有进一步锻造长板,实现技术“强链”,才能增强发展主动权。例如,在汽车领域,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数字化正不断加速推进产业转型升级。

  毫无疑问,制造强国建设迈出的坚实步伐,为“十三五”画上了圆满句号,也为促进国民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因此有人形象地比喻说,用数字化等新技术为传统制造业赋能,就像是“为奔跑的火车换引擎”,既不能让火车停滞不前,还要为它换上更智能、更强大和更绿色的新引擎。

  “经过近几年的发展,我国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5G、区块链等数字技术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去年以来,数字化一词更加快速地融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盘和林告诉记者,正如“十四五”规划所强调的那样,加速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可以为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带来更大潜能。

  他建议说,汽车企业在研发、制造和销售领域均能借助数字化技术实现升级,“比如在研发中充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可以实现产品的创新升级;在生产过程中利用人工智能、物联网则能提升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在销售环节,建立消费者售后大数据中心,既能提升营销、售后服务的效率,同时还能及时获取市场反馈,从而为下一轮的产品研发提供支撑。”

  “全球汽车产业正在发生深刻变革,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成为汽车产业发展新趋势。其中,最基础的技术驱动因素就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已成为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徐留平表示,数字化正在成为带动新兴产业发展壮大、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据透露,经过近3年的探索与实践,中国一汽在研发、制造、营销等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已取得明显成效,一条“覆盖全程全域、实时在线、及时分析、智能管理”的数字化体系正在形成。例如,得益于协同设计和虚拟仿真平台,一汽研发人员可实现多专业、一体化、全天候的在线协同开发,使开发效率提升了40%以上,产品研发周期缩减了6个月以上。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徐留平带来了7个提案。其中,“建议国家构建智能网联汽车统一数据平台”“建议国家完善商用车远程监控标准,促进国六环保法规顺利实施”“建议国家采用新基建、新技术解决好停车难、泊位资源整体利用率不高等静态交通问题”等提案,与“十四五”规划中“加快建设数字经济、数字社会”等相关举措非常契合。

  “如果说以前是车企、工程师定义产品,那么现在得益于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可以实现由用户的需求来定义产品。”资深媒体人、汽车行业分析人士杨小林对此建议说,在销售领域加快数字化转型,将有利于企业更精准地捕捉到用户需求。“近年来风头正盛的造车新势力带来的最大启示就是,要从用户最真实的需求出发,在供给侧掀起一场改革。”

  刚刚开启的“十四五”,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对汽车业漫长链条上的每一个人来说,更是“百年未有之机遇”。

  “技术突破无大小,每一次创新都有它的价值。”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一汽红旗工厂技术处外网维修工人齐嵩宇看来,发扬“工匠精神”,就是把细节做到极致,为中国的“智”造转型保驾护航。

  他在今年全国两会的“代表通道”上感慨说:“正是有了国家的强大,才有了一汽的高质量发展,才有了今天的我,让我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人成长为‘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得者。”2004年以来,这位“生产线上的发明家”一共收获了33项发明专利、28项国家科技创新奖,以及自己都数不清的汗水。

  为了攻克车身轻量化技术难关,齐嵩宇带领团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研发出全铝合金附着件。它的单件重量比钢质副车架减轻了40%,被成功应用在红旗车的生产线上。

  “现在的车企应该有更多、更高层级的人才需求,例如数字化基础设施、数据中心的建设管理等,相关专业的大学生和青年员工也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人生舞台。”盘和林表示,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将要搭载更多的生产要素和配套设施,而人才储备也是推动技术创新的重要因素。

  “我们要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加速推进技术攻关计划,下大力气解决重点领域‘卡脖子’难题。”徐留平介绍说,为了健全科技创新机制,中国一汽成立了创新委员会,专门负责研究审议、推动落实重大科技创新事项。同时加大关键人才引进和中长期激励力度,建立了一支全球化优秀研发团队。

  据了解,2020年,中国一汽申请专利3508项,同比增长19.8%;其中,发明专利1757项,同比增长59.7%;实现专利公开数量行业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一汽在43项关键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或阶段性成果,如自主开发的高效双电机混动系统,电机系统效率达到96%以上,打破了混动领域的技术垄断。

  “过去,主机厂既是品牌输出方,也是产品定义方。今天,它们则应该是产业链转型升级的主导方。”杨小林表示,为了在新一轮技术革命中抢占先机,中国车企应加大在智能化、电动化核心技术领域的投入。

  “数字经济发展正在大跨步向前迈进,特别是工业经济正在向着数字经济大跨步迈进。”正如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所说,制造业是国家经济的命脉所系。在任何时候,制造业都是支撑,都不能“掉链子”。

  有人说,跨国公司和大集团强不强、多不多,是衡量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乃至综合国力的标志之一。事实上,率先完成工业化的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无不是汽车强国,也都培育出了家喻户晓的世界级汽车品牌。

  中国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12年蝉联全球第一,而数字化技术变革也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和发展潜力,此刻,众人无不期待着见证一个承载民族情结和技术实力的中国品牌。

  “面向‘十四五’,中国一汽将抢抓机遇,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向世界一流企业奋勇前进。”徐留平直言,作为央企,中国一汽更要坚持科技创新自立自强,坚决掌控关键核心技术,全面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把创新作为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的第一动力。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